一般分類: 暢銷精選 > 宗教命理 > 宗教 
     
    梁啟超說佛(全彩)[2011年1月/2版]
    編/著者: 梁啟超
    出版社:海鴿
    出版日期:2011-01-04
    ISBN:9789866340574
    參考分類(CAT):
    參考分類(CIP): 佛教總論
    優惠期限:2020-12-31

    優惠價:79折,198

    定價:  $250 

    無法訂購
    分享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定價:420 元
    特價:85折!357
     
    定價:280 元
    特價:79折!221
     
    定價:550 元
    特價:79折!435
     
    定價:350 元
    特價:79折!277
     
    定價:540 元
    特價:79折!427
     
      | 內容簡介 |
    內容簡介
      梁啟超說:絕對清涼無熱惱,絕對自由無繫縛,絕對安定無破壞,絕對平等無差別的境界,大概是涅槃真義吧!  中國佛法的興衰  眾生的自性就是佛,但他們的自性卻被偶然出現的煩惱所遮蔽。當煩惱淨化之後,眾生自己就是佛。——佛陀  佛法初入中國,相傳起於東漢明帝時。正史中記載較詳者,為《魏書.釋老志》。其文如下:  「漢武……開西域,遣張騫使大夏。還,傳其旁有身毒國,一名天竺。始聞有浮屠之教。哀帝元壽元年,博士弟子秦景憲受大月氏王使伊存口授浮屠經。中土聞之,未之信了也。後孝明帝夜夢金人,頂有白光,飛行殿庭,乃訪群臣,傅毅始以佛對。帝遣郎中蔡、博士弟子秦景等使於天竺,寫浮屠遺範。仍與沙門攝摩騰、竺法蘭東還洛陽。中國有沙門及跪拜之法,自此始也。又得佛經四十二章及釋迦立像。明帝令畫工圖佛像,置清涼台及顯節陵上,經緘於蘭台石室。之還也,以白馬負經而至,漢因立白馬寺於洛城雍關西。摩騰、法蘭咸卒於此寺。」  此說所出,最古者為漢牟融《理惑論》。文在梁僧《弘明集》中,真偽未敢斷。蓋我國自古以來,絕對的聽任「信教自由」。其待遠人,皆順其教,不易其俗。漢時之有佛寺,正如唐時之有景教寺,不過聽流寓外人自崇其教,非含有獎勵之意也。然桓帝延熹九年,襄楷上書,有「聞宮中立黃老浮屠之祠」一語(《後漢書》)。據此,則其信仰已輸入宮廷矣。桓、靈間,安息國僧安世高、月支國僧支婁迦讖,先後至洛陽,譯佛經數十部,佛教之興,當以此為紀元。  計自西曆紀元一世紀之初,至四世紀之初約三百年間,佛教漸漸輸入中國且分佈於各地。然其在社會上勢力極微薄,士大夫殆不知有此事。王充著《論衡》,對於當時學術、信仰、風俗,皆痛下批評,然無一語及佛教,則其不為社會注目可知。則此期之佛教只有宗教的意味,絕無學術的意味。即以宗教論,亦只有小乘,絕無大乘。神通小術,本非佛法所尚,為喻俗計,偶一假途。然二千年來之愚夫愚婦,大率緣此起信,其於佛法之興替,功罪參半耳。  佛法確立,實自東晉。佛法何故能行於中國,且至東晉而始盛耶?  我國思想界,在戰國本極光明。自秦始皇焚書,繼以漢武帝之「表章六藝,罷黜百家」,於是其機始窒。兩漢學術,號稱極盛,攬其內容,不越二途。一則儒生之注釋經傳,二則方士之鑿談術數。及其末流,二者又往往糅合。術數之支離誕妄,篤學者固所鄙棄,即碎義逃難之經學,又豈能久饜人心者?凡屬文化發展之國民,「其學問欲」曾無止息,破碎之學既為社會所厭倦,則其反動必趨於高玄。我國民根本思想,本酷信宇宙間有一種必然之大法則,可以範圍天地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孔子之《易》,老子之五千言,無非欲發明此法則而已。魏晉間學者,亦欲向此方面以事追求,故所謂「易老」之學,入此時代而忽大昌,王弼、何晏輩,其最著也。正在縹緲彷徨,若無歸宿之時,而此智德巍巍之佛法,忽於此時輸入,則群趨之,若水歸壑,固其所也。  季漢之亂,民瘵已甚,喘息未定,繼以五胡,百年之中,九宇鼎沸,有史以來,人類慘遇未有過於彼時者也。一般小民,汲汲顧影,旦不保夕,呼天呼父母,一無足怙恃,聞有佛如來能救苦難,誰不願托以自庇?其稔惡之帝王將相,處此翻雲覆雨之局,亦未嘗不自怵禍害。佛徒悚以果報,自易動聽,故信從亦漸眾。帝王既信,則對於同信者必加保護,在亂世而得保護,安得不趨之若鶩?此一般愚民奉之之原因也。其在「有識階級」之士大夫,聞「萬行無常,諸法無我」之教,還證以己身所處之環境,感受深刻,而愈覺親切有味。其大根器者,則發悲憫心,誓弘法以圖拯拔;其小根器者,則有托而逃焉,欲覓他界之慰安,以償此世之苦痛。夫佛教本非厭世教也,然信仰佛教者,什九皆以厭世為動機,此實無庸為諱。故世愈亂而逃入之者愈眾,此士大夫奉佛之原因也。本書特色■最古老的人生智慧,最經典的傳統文化──佛教思想!  佛教文化作為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蘊含著極為豐富的人生智慧。即使在現代化的社會中,古老的佛教還是可以煥發出其特有的魅力,並且產生啟迪智慧和淨化人心的作用。為了幫助讀者一窺佛教的概貌,本書特地選編梁啟超對於佛教的評說,藉由其清晰而流暢的筆調,讓讀者對於佛教的歷史背景與發展過程,進行更深入的探索與研究!■梁啟超:「晚清所謂新學家者,殆無一不與佛學有關係!」  晚清佛學,於梁啟超之前,已經蔚成時代風尚,或基於宗教的信仰,或出於經世的動機,或為學者的理性思考,或做哲人的哲學研究。至於梁啟超本人,更是推波助瀾,讓思想界這股伏流,成為時代潮流的重要部份。他以經世為用和治世為本的佛學道路,進一步改造佛教的教義,形成以救世為核心的人生哲學。■中國近代史上,首屈一指的佛學研究的傑出代表──梁啟超!  梁啟超從倫理觀念上,考察佛教對於社會的影響,把佛學作為「修己安人」的思想武器。同時,梁啟超對於佛教歷史和佛教典籍,進行具體而深入的研究,進一步啟發許多學者探討佛教源流之熱情,其對於佛學的利用和改造,表現出近代佛學入世轉向的鮮明特點。同時,梁啟超對於佛教研究的學術價值和歷史功用,更是獨佔鰲頭,絕非他人所可以比擬,稱其為佛學研究的傑出代表,實不為過!  本書內容包括:中國佛法的興衰、佛教的輸入、印度佛教、佛陀時代、佛教與西域、西行求法、佛教的中國化、佛典的翻譯、佛教心理學等內容,其立論精闢,見解獨到,是研究佛學者不可缺少的好書。
    作者介紹
    梁啟超(1873年2月23日 ~ 1929年1月19日)  字卓如,號任公,別號飲冰子、哀時客、自由齋主人、飲冰室主人,是中國近代著名的教育家、史學家、文學家、政治活動家、啟蒙思想家。  梁啟超出生於廣東省新會縣,十七歲考中舉人,後隨其師康有為參與維新變法,事敗之後,流亡日本,在當地創辦《新小說》雜誌,並且與孫中山等革命人士來往密切,回國之後,曾經組織進步黨,以爭取憲政。  1920年以後,梁啟超脫離政界,先後在南開大學和清華大學擔任教授,對於佛教有深入的研究,曾經擔任武昌佛學院第一任董事長、南京支那內學院發起人之一,主要著作有:《佛學研究十八篇》、《印度佛教概觀》、《說無我》、《佛教教理在中國之發展》、《說四阿含》、《說「六足」、「發智」》、《說大毗婆沙》、《讀修行道地經》……
    目次
    中國佛法的興衰佛教初期的輸入印度佛教佛陀時代佛教與西域西行求法佛教的中國化佛典的翻譯佛教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