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分類: 暢銷精選 > 社會人文 > 教育 
     
    獄中證倒馬克思──馬克思原錯: 勞動價值知行歸謬(簡體書)
    編/著者: 徐澤榮
    出版社:唐山
    出版日期:2016-04-06
    ISBN:9789863070962
    參考分類(CAT):
    參考分類(CIP): 社會改革論
    優惠期限:2020-12-31

    優惠價:95折,466

    定價:  $490 

    ※購買後立即進貨

     
     
     
    分享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定價:440 元
    特價:79折!348
     
    定價:300 元
    特價:79折!237
     
    定價:595 元
    特價:95折!565
     
    定價:400 元
    特價:79折!316
     
    定價:2900 元
    特價:79折!2291
     
      | 內容簡介 |
    內容簡介
    《中倒克思:克思原:价值知行(獄中證倒馬克思:馬克思原錯:勞動價值知行歸)》
    馬學即將面臨問世以來最毀滅性一炮

      因危害國家安全罪、非法印刷境外刊物,

      冤獄懸案繫獄十一年,卻筆耕不輟,以刑換著。


      本書為簡體字版。百五年來,為李嘉圖、馬克思所定格的「勞動時數決定交換價值」學說,實際之上未能被龐巴維克、利賽維爾所集成的「邊際效用決定交換價值」學說令人信服地駁倒——後者本身據信也是錯的!其後歷代西方經濟學人又對前說錯在哪裡,後說對在哪裡,未作合符實證科學規範的驗證。他們顯然以為:兩說皆為公理,而「公理無法得到證是證非」乃為顛撲不破的事實,咋能挑戰顛撲不破的事實?現在我們知道:其實兩說都非公理,都可加以拆證。政治經濟認知的分歧不幸造成意識形態的分野,人類社會於是分裂成為「東說東有理」,「西說西有理」的兩大學派、兩大陣營,迄今已近百年(1917-2014),同時連帶北南半球發展走上殊途。冷戰期間,兩個陣營多次發生有限戰爭,死亡人數直逼千萬;東方國家內部,(簡而言之)因為「勞動有價→效用無價→消滅私有→計畫經濟」以及「政不合道→奔康無門→怨聲載道→專政代道」,物資時時處於匱乏,人權屢屢發生浩劫,內禍枉死人數較之外戰擊斃人數更多。直至中國改革開放、蘇東紅旗落地,東方國家方才出現命運拐點。實證科學新手馬氏之犯錯、東西兩營知識分子之犯傻、東方附假斥真政要之犯孽、西方解噬主義政要之犯失四者,共同鑄成了此次人類知行史無前例的特大災難。各國朝野以往全都沒有想到:這一切的一切,僅僅源於一個證非之後方知原非難察的馬氏個人認知錯誤,而非勞資階級利益的必然衝突。改革開放後的中國、越南、老撾、古巴,業已毋庸置疑地形成了實質否定此一原錯附體的馬學奠基「公理」的實踐形態;但是人們知道:如果沒有對應理論形態,自發實踐形態必然無法實現前定和諧,特大災難必會仍在暗處悄然醞釀。君不見仍然有「毛左」大聲疾呼:蘇中兩國「左禍」根源不在於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說,而在於執政者違背了馬學原理!只有出現公認有效的針對上述馬學奠基「公理」的科學證非,改革開放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中華民族才能尋回「誠」、「功」、「德」、「美」,國際共運才能重返社會民主,全球社會才能相信「終結」普適。對應理論形態何處可求?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名人推荐】


      現在我總算弄明白了我的解放軍工程師父母親生前苦苦追問的問題:「造成共產國家,尤其是蘇中兩國人民苦難連連的根源,究竟在哪兒?」徐澤榮博士對於人類認知突破的貢獻是劃時代的。──北美中國移民 林達


      徐澤榮博士深入思考了共產黨人最為禁忌以及一直極力回避,但卻無法迴避的問題。《獄中證倒馬克思──馬克思原錯:勞動價值知行歸謬》的意義在於再一次論證了,一種神教式的主義只會阻止國家的現代化。就像馬丁.路德.金獄中所撰的《我有一個夢想》一樣,作者十年有一於困頓之中所寫之書,必將對殫精竭慮思考國家前途的中國政治領袖、知識分子的精英,產生深遠的影響。──《南華早報》北京分社社長 黃忠清


      此書具有劃時代、跨學科意義。徐澤榮博士是19世紀以來第一位把馬克思理論的反科學、反尚智本質揭露無遺的學者。除了飽受馬列斯毛謬說煎熬的中國人民之外,全世界對中國與其他共產政權抱有研究興趣的知識分子,都應該細讀這本突破性的巨著。──香港中文大學兼任教授 林和立
    作者介紹
    徐澤榮

    1950年代初期生於武漢,後隨軍遷往南昌、廣州,1980年代中期移民香港。中共老營之後。父籍四川,母籍廣東。文革頭兩年半曾任廣州外國語學校保守派紅衛兵召集人、廣州「毛澤東主義紅衛兵」總部委員,保護過趙紫陽,反對過毛亂華。1968年下瓊,種植橡膠樹;1974年回城,念冶金中專;1978年赴滬,上復旦大學;1985年移港,入中文大學;1983年出國,入美國哈佛大學、香港中文大學、英國牛津大學讀碩讀博,1999年中榮獲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哲學博士學位。前後西學訓練碎期加總長達15年。擅長當代中國涉外軍事、科技創新緣起以及蘇中黨史軍史、交換價值實質等的研究,業餘耽於探討藏川水調疆、環山行營牧、狹體船改良、斜底塘養魚。曾有多種著作、譯作發表,且獲國際筆會(PEN)獨立中文筆會2009年「監獄作家獎」。始受「禮失求諸野」之驅,不戀「君賜」;終獲「理失悟諸獄」之果,得天之助。曾與香港新華分社社長許家屯行千年一遇之「徐與許香江對」,說服後者寬待民主。香港意外得獲福祉。曾任香港新華分社研究室助理研究員、香港社會科學服務中心主席、《中國社會科學季刊》(香港)出版人、香港國系貿易有限公司經理、廣州市社科院研究員、中山大學助教和客座副教授以及美國洛杉磯當代中國研究所研究員。因犯「危害國家安全罪」、「非法印刷境外刊物」,懸案(此案本屬「管轄錯誤」)繫獄11年,卻可筆耕不輟,以刑換著。後經查明,原來有人變造物證誣陷本人為英國MI6間諜,翻案出現曙光。頭次婚姻維持20年,有一親生子,在英;一過繼女,在穗。2011年底出獄以後即任牛津大學訪問學者一年。2013年夏天,始而由美二次海歸,定居廣州增城、遼寧瀋陽以及粵東母系祖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