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分類: 暢銷精選 > 旅遊 > 歐洲 
     
    古羅馬24小時歷史現場:女奴、占星師、角鬥士、浴場服務生與...
    出版社:聯經
    出版日期:2019-09-18
    ISBN:9789570853865
    參考分類(CAT):
    參考分類(CIP): 歐洲史地總論
    優惠期限:2020-12-31

    優惠價:79折,308

    定價:  $390 

     
     
     
    分享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定價:539 元
    特價:79折!426
     
    定價:400 元
    特價:79折!316
     
    定價:490 元
    特價:79折!387
     
    定價:310 元
    特價:79折!245
     
    定價:450 元
    特價:79折!356
     
      | 內容簡介 |
    內容簡介
    用一天說古羅馬,花二十四小時,來場羅馬一日遊,讓正港的羅馬人教你羅馬人生要怎麼過:
    從女祭司到窯姊,從奴隸到議員,從維斯塔貞女到守夜者,是這些有血有肉的羅馬人,讓兩千年前的古城再次栩栩如生。

      西元一三七年,羅馬正朝其頂峰一步步邁進,榮華富貴在帝國境內川流不息,而其都城更是集羅馬文化與知識大成的地方。這倒不是說市井小民會看著羅馬的繁華而眼睛發亮,事實上不論是開疆闢土、雄偉建物、還是高聳的理想,他們都不放在心上。對大多數人來講,生活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而每天天亮都有不同的挑戰登場。


      在這本書裡,我們會一起看到羅馬的各種日常。為此我們會在二十四小時內「跟拍」二十四名羅馬市民,由這二十四位完成一整天的故事接力──從元老院議員到奴隸、從女祭司到妓女、從守夜人到洗衣女──由此交織出具有層次羅馬社會浮世繪。三教九流、跨年齡也跨階級的羅馬居民,能拿什麼樣的羅馬與我們分享呢?想知道維斯塔貞女被發現貞操有失,會是什麼下場嗎?想知道何以占星師算皇帝的星盤是非法的勾當嗎?想知道真實版羅馬的一天是什麼模樣嗎?為此我們為大家取用了羅馬城最重要的資源:人。


      奴隸少女

      主人的家,也是她這個奴隸少女這輩子唯一的家,因為在階級的分類上,她是一名「家生奴」,也就是在主人家出生的奴隸。確實她的外貌與舉止,都直指她的父親就是「家父長」本人,也就是家裡的男主人。十年半前,主人恐怕跟某個女僕亂來過,而女孩就是當時懷上的種。因為母親是奴隸,加上沒有認祖歸宗,所以不論在法律或在習俗上,女孩都從一出生就是個奴隸至今。


      元老院議員

      事實上凱奧尼烏斯之所以能夠在元老院裡待到這麼資深還屹立不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有這麼多小弟前呼後擁。這些小弟會在元老院裡支持他提出來的任何法案,阻擋政敵提出來的任何法案,他演說的時候會負責歡呼,有帳單的時候會大家分著出,割喉表決的時候還會忙拉游離票,功能非常多。


      維斯塔貞女

      她們的貞潔是獻給女神的,而一旦某名貞女的貞潔有失,羅馬便得付出大火、飢荒、地震或軍隊毀滅的代價。因為即便是節操有失的貞女仍舊神聖不可侵犯,所以羅馬人不能處決她們。她死後既不能葬在羅馬城內,也不能在葬在羅馬城,唯一的辦法就是將她葬在城牆內。而且因為沒人有資格殺死貞女,所以她會被活埋。實際上她會被逼著沿爬梯而下,進入到在城牆上鑿出的陋室裡,然後在一些水、一盞燈、一頓飯的陪伴下被活活封閉到死。


      石匠

      人像的製作流程如下:假設某人想為自己做一尊人像,他或她可以去找個雕刻師製作頭像,其中頸部會有統一規格的石榫。然後雕像的主角就可以帶著自己的頭,到一家家跟加里恩努斯名下一樣的石匠工場去挑自己看得順眼,而且動作也不會突兀的身體來搭配。這些身體全都有著統一規格的榫頭插座,以便石匠可以讓頭與身無縫合體,然後送去花園、鄉村別墅等地方擺放。


      浴場服務生

      也正因為東西容易失竊,所以雖然奴隸無法來泡澡,但不少浴客還是會把他們帶在身邊,由他們來顧東西,順便洗完澡可以幫主人按摩或搓背。羅馬人不用肥皂,但他們有一種會在身上抹一種芳香精油,之後再用有弧度的除垢棒刮掉──要是沒有奴隸幫忙,他們就會去磨附近的牆壁來把油弄掉。


      角鬥士

      今年到目前為止,塞吉爾斯就打了一場比賽── 而且還沒贏。所幸角鬥士的競技平均要每五場,才有一場會出人命。今年唯一的那場四月底的比賽,是屬於穀神節慶祝節目的一環,參賽者用的是鈍劍。畢竟角鬥士是非常昂貴的投資,也是他們的主人手裡很重要的資產,死了就太可惜了。但遇到皇帝資助比賽之際,或是時值隆冬的農神節── 也就是塞吉爾斯下次要出賽的時候──狀況就不一樣了。這些時候的比賽,就會打到至死方休。


      母親與孩子

      就跟多數工薪階級的羅馬女孩一樣,索西派特拉在快要但還不到二十歲時出閣。婚後的十年當中,她持續地不是在懷孕,就是在哺育嬰兒。惟雖然夫婦倆拚盡了全力,他們膝下還是只有一名健康的孩子,那就是他們的女兒忒瑪莉亞,今年七歲。平均而言超過五歲,羅馬的爸媽就能比較篤定孩子活下來了。在那之前,羅馬每十個孩子會病死二到四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