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分類: 暢銷精選 > 小說/文學 > 小說 
     
    黃雀記
    編/著者: 蘇童
    出版社:麥田(城邦)
    出版日期:2019-06-01
    ISBN:9789863446613
    定價:420元 特價:78折!328
    優惠期限:2019-12-31
    參考分類(CAT):
    參考分類(CIP): 小說

    參考庫存 -  ? 

    9:00前下訂,宅配隔日到貨
    點我說明
    加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
    加入下次購買



    分享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定價:350 元
    特價:78折!273
     
    定價:199 元
    特價:78折!155
     
    定價:280 元
    特價:78折!218
     
    定價:220 元
    特價:78折!172
     
    定價:240 元
    特價:78折!187
     
      | 內容簡介 | 影音推薦 | 退換貨 | 團購說明 | 購物與運費 | 出貨流程與庫存查詢 |
    內容簡介
    第九屆茅盾文學獎得獎作品
    蘇童 重要長篇代表作

    少年時流的血,都有它的意義
    走向種種人事的歸宿,南方那條永誌長存的香椿樹街,
    開展一段愛與傷害的青春殘酷物語。
     



    人生最純粹的時光,應該怎麼過?
    某個日常下午,兩名素無交情的少年,共同捲入一樁犯罪事件:
    一名十五歲的少女,被捆綁在井亭醫院的水塔裡。
    沒有人真正想要知道真相,所有人的命運卻就此改變……

    十年之後,有個魔鬼仍在他們之間牽繩拉橋,
    桃花結、民主結、法制結,命運的繩結血色般燦爛盛開。
    多麼邪惡精巧的手藝!他們能否從命運中脫身?

    十八歲少年保潤,他們家世世代代都住在香椿樹街上。年輕的女孩子們形容保潤的目光有如一捆繩子,誰被保潤盯上一眼,會覺得自己今天的打扮錯了,走路的姿勢錯了,輕佻是錯的,端莊也是錯的。所有漂亮的女孩,相貌平平的女孩,包括醜陋的女孩,在保潤的視線之下打成了平手,每個人似乎都犯下了什麼不可饒恕的錯誤。

    有一天,香椿樹街大名鼎鼎的柳生來了。他的父母是肉鋪的小刀手,長期掌握著香椿樹街居民餐桌的命運,誰也躲不開柳生一家人的手。少年的柳生是輕浮的,卻也是帥氣而迷人的。保潤與他同一條街長大,柳生不一定認識保潤,但保潤肯定認識柳生。

    來自外地的少女仙女,與管理花圃的祖父母在醫院一起生活,對於未來,她懷有自己的想像與熱情,醫院與香椿樹街絕對不是仙女停留的地方。但在未來還沒來臨之前,她將先與少年的保潤與柳生相遇。

    沒有掉了魂的祖父,保潤不會走出香椿樹街出現在井亭醫院,沒有大名鼎鼎的柳生,保潤不會有進一步認識仙女的機會。那是上個世紀的八○年代,是跳貼面舞跳小拉的年代,一男一女跟著節拍一二三四跳,身體一放一拉,試探的是情感關係,測量的是與成人世界的距離。

    十年過去,寂寞的少年少女們各自獨立成長了起來。香椿樹街也已經改變,但少年時那個跳小拉的下午,卻成為保潤、柳生、仙女三人間永遠的祕密。時間不會輕易放過他們,青春時沒跳完的那首小拉,一直潛伏在暗處靜靜等候時機,準備好再度咚茲咚茲響起,等著反撲的是他們的人生。

    「童年生活在我們身上延續甚至成長,
     因此童年生活也是我寫作的最大祕密。」 ──蘇童

     最有魅力的說故事者──蘇童,再次施展優美與高度冷靜的語言講述青春殘酷的真實面貌。保潤、柳生、仙女,三個青春正盛的靈魂,個性無論沉靜或愛熱鬧,在迎接未來的成人世界前,無可避免都將遭遇無可言說、青春期特有的巨大孤獨;身體騷動著,渴望建立自己的世界,更渴望與世界建立關係。蘇童重返其小說創作的夢土──香椿樹街,以三名少男少女的青春成長記事,銘記一個世代:曾有一段時期的人們是這麼掙扎過來的。帶著傷口繼續前進,一部精準衝撞讀者靈魂的血色安魂曲。

     ◎
     黎明之後,她有了睡意。廚房裡的水龍頭在滴水。滴水聲給她帶來了安寧的感覺。安寧的背後,是一絲說不清的甜蜜。是的,甜蜜。夜晚過去之後,黎明是甜蜜的。她開始享受這個黎明。歲月有點奇異,歲月仿照她少女時代的兔籠,編織了一個天藍色的籠子,她像一隻兔子,被困在籠子裡了。有人陪著她,困在籠子裡,她至今不敢指認,是誰在籠子裡陪她。她在閣樓的曙色裡依稀看見保潤的影子,那影子在樓上樓下穿梭遊蕩,一雙純真悲傷的眼睛,監視著他們,也守護著他們。
     斷斷續續的夢來了。夢總是詭異的。保潤不在她的夢鄉,柳生也沒有進入她的夢鄉,闖進夢裡的是祖父。她夢見祖父坐在房頂上,渾身被縛,滿面是淚,他的目光像一隻夜鷹,陰鬱而悲傷。我的魂丟了,不知丟哪兒去了。姑娘,你看見過一道光嗎?有個小女孩偷了我的魂,是你嗎?姑娘,是你偷了我的魂嗎?

    ──《黃雀記》 第三章〈白小姐的夏天〉